周三. 5 月 22nd, 2024

今年年末上线的《县委大院》,因为由拍出了《山海情》,《父母爱情》等作品的孔笙以及早前合作过《琅琊榜》的胡歌强强联手,可谓是具备着未播先火的诸多优势。

强大的演员阵容又为《县委大院》助力不少,黄磊,刘涛,吴越等一众正午阳光御用演员均在剧中亮相,熟悉的演员面孔演绎全新的角色,既从观感上给观众带来一份熟悉感,但也侧面的考验了演员驾驭角色的能力。

《县委大院》有其可圈可点之处,但也存在着明显的剧情与人物设定上的瑕疵。

精彩群像拍出人物细腻质感,密集剧情落点很真

全剧主要刻画角色为梅晓歌,胡歌诠释这一角色以坚持了数年晨跑为切入点,表达人物有毅力的一面,紧接着又用一场早餐向观众交代梅晓歌的行事作风,坐到了县长的位置上却不张扬,没有把这一消息告诉自己身边的朋友和同学。

对待光明县存在的问题,梅晓歌的反应是不直接评价被撤职的上一任县长,而是充分的理解其被撤职的原因,迅速总结上一任的问题是前面的人扔了烟头烫了后面人的脚跟,而新官上任还没感受到烫脚跟儿的梅晓哥,自然是说上一任县长的感受。

但与此同时也预测了接下来自己的处境,在短期之内,梅晓歌所面临的问题是在县委大院中基层干部将其当成什么也不懂的新官,试图蒙混过关找他签字,也要应对油滑的商人以及虚报假账,多讹钱的卖油钉子户。

剧作开局抛出梅晓歌时没有将这一角色刻画成新官落地,主角光环彻底拉满,大手一挥解决所有问题,而是从细节处把角色的能力秉性拍了出来,观感不但不悬浮,人物的质感反而格外细腻。

同样是基层领导干部,吕青山的画风与梅晓歌有所不同,前者坚持多年晨跑自律,身材保持的很好,后者看上去大腹便便,有些臃肿,但结合他在光明县多年,喜欢吃重油,辣的食物,黄磊的身材反而使人物更具说服力。

在梅晓歌走马上任之前,上一任县长被撤职,撑起所有工作的便是吕青山书记,相较于梅晓歌在前期的功用反而不及吕青山。

还有一位艾鲜枝,有吕青山身上的威严感,也有一堆焦头烂额的工作需要处理,但她缺乏梅晓歌身上的亲和力,却又比吕青山更具魄力。

从卖油钉子户的事件能够清晰的看出,吕青山处理问题的方式不是从当下解决,而是用迂回的方式去处理问题,但艾鲜枝却是直来直往,直接点破对方做假账讹钱的心机,但却抓住了税收没补齐的短板。

包括环保问题,艾鲜枝的做事风格也是不容商量,直接下命令式的让厂子关停,更长远的发展眼光与当下民众的利益出现了一定的冲突,也正体现了《县委大院》的干部群体在执行政策时的艰难。

《县委大院》还能把相似角色拍出截然不同的味道与观感,比如商人郑贵平油腔滑调,在领导面前总是一副低声下气陪笑脸的姿态,但实则处处打点得当,既能把好项目握在手里又能让领导认可他的能力,同时还能在老百姓那里获得切实的利益。

而同样带一点圆滑的村主任梁宏伟却是另一种滑头,他为了让老百姓获得实际的好处,指挥他们到新县长上任的县委大院去上访,但明面上却完全向着领导,还跟领导一起去抓这些上访的老百姓。

前者是奸商,游刃有余财大气粗的生存之道,后者是普通村主任既要听上面的话,又要维护下面的利益的不易。

《县委大院》启用观众熟悉的演员,从一开始就织就了一张带有熟悉质感的网,在这张网的背后是细致到从县委到村镇的基层干部群体的鲜明角色群像,演员都能把角色演绎出别样的质感。

剧中新人小林初到县委大院,有些尴尬的不知所措,既不知晓穿的一身西装险些盖过领导的风头,也不知晓如何称谓领导才是最妥贴最不容易出错的,甚至被安排去给县长办公室换水,或是熬了整整一夜的通宵,却毫不知情的被别人抢功。

新人做工作的难全部摆在了台面上,而另一位老油条式的基层干部乔胜利则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画风,他与钉子户老邱之间的你来我往,既有干部与群众之间存在的距离感,但也有乔胜利与钉子户长辈与晚辈之间人情的浓缩。

挡住门的梯子隔断了乔胜利与老邱,一个要放下身段去钻,一个进都不让进。而吕青山书记到场时老邱主动将梯子拿开,显然是认定自己的诉求乔胜利无法解决,只有书记级别的人才能真正起到作用。

其背后既有老邱对于县里领导干部的了解,也有人物精打细算,处处都给盘算好的精明,同时也有老邱对吕青山的认可,在密集的剧情中,角色的落点很真。

故事走向偏颇,内容难共情,恐难成现象级爆款,

《县委大院》在短期内抛出大量的剧情以及各种重磅的内容,既有涉及到环保的问题,也有干部班子出现内部矛盾,而上一任虚报产值的麻烦也十分具体,还有在拆迁过程中钉子户企图获得更多利益,做假账或是自建墙体倒塌发生意外等问题悉数摆出来。

在诸多问题发生后,一部分交代了处理方式,但仍旧有很大一部分是事件牵扯的事件。比如艾鲜枝正在解决法兰厂出现污染的问题,让厂子关停先行整顿,而此事件引申出来的是村里的上访群众跑去找新县长。

多个问题杂糅在一起让观众在追剧过程中没有喘息的机会,既感受到了剧情节奏上的紧凑,但也很容易导致过多要素掺和在一起抓不住重点。

剧作在呈现县委干部的同时也细致的将县委如何为民办事的内容摆在台面上,既有下命令式的干部,也有走亲和力路线的,还有家长里短聊天之间就把问题解决的。

《县委大院》抛出民生话题更容易引来观众的共情,但前期剧情并没有将刻画重点单纯的放在这一个问题上,反而导致故事的走向出现偏颇。

民生问题最难拿捏也最难呈现,不同于其他题材的剧作,完全可以用大通套的方式来讲述故事情节或是表达人物,民生问题就是要落到实地上,还要找出让观众得与共情的落脚点。

《县委大院》能否始终保持将民生问题摆在第一位,而非将县委大院里的人情关系,领导与商人之间的相处,以及官场上的勾心斗角当做重点,才算得上是有了达到观众预期的内容。

而《县委大院》中更有失偏颇的一点是不实现为干部在处理问题时表现出来的为民着想的工作作风,或是老百姓的民生问题得以解决,让观众感到共情,反而将基层的老百姓塑造成了带有劣根性的刁民,而将领导干部刻画成了正面形象。

人设上的偏颇注定作品难成现象级爆款。同样突出的问题则是据中目前的戏剧冲突过于温吞哑火,缺乏实质性的能够带来激烈矛盾或是刺激观众情绪的内容,不但难以引起话题讨论,同时也有隔靴搔痒的感受。

隔壁县的县长在向梅晓歌转述光明县出现的问题时,直白的表达出上一任县长数据造假,还有各种其他实际的问题,但这些都没有被呈现出来,仅仅只是通过台词的方式输出,这样的戏剧冲突需要观众去往深层了解体会,但不处在基层干部的位置上又很难具体共情。

庞大的群像使得剧情看点更加丰富,但也很容易导致人物之间的关系与矛盾增多,戏剧冲突的脉络不够清晰,每一个人物身上都有一种特定的情绪落点,一旦这些情绪和要素过多,反而会因为观众无法每一个都具体了解而劝退。

在《县委大院》之前,孔笙也曾执导过另一部主旋律剧《山海情》。前作就将重点放在了民生上,反倒是弱化了基层干部的作用,这就使得观众通过剧作对于水花等角色的描绘来感受到他们生活的艰难,人物形象都是立体落地的。

但《县委大院》明显是想要的太多,想要做到面面俱到地把每一种元素都稳稳的抓住,但缺乏感人的事件又很难让观众与角色有代入感。

比如钉子户老邱和卖油的钉子户,一个诉求不够明确,不是大部分人在拆迁时会成为的那一类人,一个过于刁钻使坏,也不是老百姓普遍的样子。

《县委大院》与《山海情》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相比之下,更具代入感的《山海情》能够令人快速入戏,并期待接下来的人物命运转圜,但《县委大院》缺乏这种接地气的的观感,再加上题材本身过于严肃,所以没有达到全民追剧的热潮,属实也是可惜了。

作者 UU 13723417500

友情提示:现在网络诈骗很多,做跨境电商小心被骗。此号发布内容皆为转载自其它媒体或企业宣传文章,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无意冒犯,如有侵权请联系13723417500删除!

声明本文由该作者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发表回复

码通天下
服务平台
跨境人联网
优品出海
选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