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5 月 19th, 2024

  回看今年的综艺行业,或许是迈入网综时代后最惨淡的一年。

  当降本增效成为各大平台的首要任务,综艺项目的启动变得愈发艰难,前期的招商回报率从70%一度上涨到120%,许多项目筹备着筹备着就消失了。

  当防疫政策贯穿于社会生产、生活始终,处在各地的综艺节目组也难以摆脱其影响,有的录制延后、节目停更,有的整组被迫转移,所耗费的时间与金钱难以估量。

  围绕这些问题,娱理工作室在今年产出了多篇稿件。时至年底,我们想要从另外一个全新的角度回顾、总结内娱综艺一年的变化,邀请到3位综艺媒体人,聊了聊她们眼中的2022年综艺。

  很明显的变化是,由于综艺数量下滑、录制地受疫情影响,平常辗转于各个节目组的媒体们也被迫闲了下来。回顾这一年,“娱乐资本论”资深综艺记者肉松只参加过1次综艺录制——《脱口秀大会5》总决赛,主流媒体记者小鹿也仅有4次;尽管工作与综艺相关,大家从头到尾追完的综艺也并不多,来自行业媒体的小爱称自己“更愿意看纯享版”。

  虽然媒体人并非平台方,也非制作方,但她们的生活、工作始终和内娱综艺息息相关,见证着行业一年又一年的兴衰成败。曾与行业内外多方交流过的她们,或许也更能回答这个重要的问题:下一个爆款在哪里?

  本期对谈嘉宾:

  娱乐资本论 资深综艺记者 肉松

  某行业媒体 综艺记者 小爱

  某传统媒体 文娱记者 小鹿

  ↓↓↓

  01、你觉得今年有【爆款综艺】吗?

  肉松:感觉今年很难见到过往定义中的“爆款综艺”了,只有“讨论度比较高”的节目,例如《快乐再出发》《脱口秀大会5》《一年一度喜剧大赛2》《再见爱人2》。

  小爱:我觉得今年没有现象级的爆款综艺,但是诞生了一些“小爆款”,比如很明显的就是《快乐再出发》。这档节目在今年Q3的数据成绩仅次于几档老牌综N代的电视综艺,表现很亮眼。特别是从《欢迎来到蘑菇屋》到《快乐再出发》,“0713再就业男团”也就此出圈,工作频率也有了明显提升。

  小鹿:我觉得今年的爆款主要在音综领域,例如上半年的《声生不息》。从网络讨论度、平台收视、社会影响力来看,这档节目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它很好地完成了“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献礼节目”这一综艺命题。

  02、你觉得今年综艺行业有哪些新趋势?

  肉松:虽然没有做过数据统计,但体感上各平台的上新数都有所减少,头部综艺雷声大雨点小,综N代也比较乏力。前两年觉得综艺的单期时长越来越长,今年感觉加更版的时长越来越长、或者说内容越来越有料,衍生综艺也变得更常见,换句话说就是:不开VIP,很难有完整的观看体验。与此同时,一些从业者开始尝试分账综艺,和不同平台一起探索新的商业模式。

  小爱:我觉得今年综艺行业有在做一些新的尝试,有不少从业者在努力求新、求变。在没有办法完全依靠主之后,更多人开始思考怎么把内容做好,而不是像过去一样仅仅是拿钱办事儿。

  小鹿:从内容上看,《欢迎来到蘑菇屋》和今年的几档音综显示出了内娱综艺的潜力,整个市场也避免了一些过于娱乐化的内容,从业者有围绕节目的社会价值、文化价值不断思考,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不错的发展趋势。

  03、你今年最满意的报道是什么?最遗憾的又是什么?

  肉松:比较满意的是关于“二三线城市脱口秀俱乐部”的稿子,其实算综艺延伸出来的选题。最遗憾的倒不是已经做出来的选题,而是约访失败没做成的一些内容……

  小爱:不能说完全满意,只能说相对有意义的报道,比如上半年和行业里的人去探讨综艺招商的问题,还有聚焦各个综艺工种的“综艺螺丝钉”系列报道,和文娱地理系列报道。今年的遗憾就是很多采访无法在现场进行,只能线上沟通,效果确实是有大打折扣。

  小鹿:在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的时候,我做了挺多大湾区文娱产业的相关报道,综艺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我自己觉得做得还是比较不错的。比较遗憾的就是,今年见的“活人”太少了,去现场采访的机会特别特别少,有时只能和艺人“隔空交流”,效果当然会和面对面交流有一点差距。

  04、哪些艺人是你心目中的“综艺咖TOP3”和“综艺新星”?

  肉松:我的前三名是李诞、大张伟和李雪琴,新星奖颁给徐志胜。把徐志胜列进来,是因为他开始在其它综艺里承担观察室嘉宾的角色,而且表现不错,有点综艺咖的意思了。

  小爱:前三名首先肯定有大张伟老师,这不用多说了。其次我觉得汪苏泷也不错,当时《脱口秀大会5》刚播的时候,很多观众都希望他能够回来做嘉宾,包括他在《五十公里桃花坞》和《做家务的男人》中,都显示出了东北人自带的某种幽默感,很有综艺效果。另外我个人比较喜欢的还有毛不易,他和前面两位不一样,有一种冷幽默,还挺可爱的。

  新星的话,我觉得彭昱畅今年在《密室大逃脱》里让人看到了他不同于《向往的生活》的一面,能把自己的害怕转变为综艺效果也挺厉害的,给节目贡献了很多笑点。

  小鹿:我的第一名是大张伟老师,一如既往地稳定发挥,常年保持在一个高效的输出状态,确实是非常不容易。第二名给到“0713”这几位老哥们儿,他们聚在一起有种独特的化学反应。第三名是笑果的几位脱口秀演员,他们也是很有趣,而且是一种非常有内涵的有趣。

  新星我提名一位“大湾区哥哥”——吴卓羲。他真的在《大湾仔的夜2》里面非常好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综艺效果,也是节目里的灵魂人物。

  05、据你了解,今年综艺的招商处境是怎样的?

  肉松:今年在从业者口中听到最多的说法就是客户预算减少、变得很谨慎,也听说过节目裸播或者客户中途跑路的案例。

  小爱:对于主来说,综艺就是一个宣传的媒介和出口。有业内人士和我聊过,近几年,他明显感觉到主去投综艺的ROI(投资回报率)越来越低。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就去转投短视频跟直播电商,或者去拿这个钱去打线下的价格战,反正怎样都比投综艺划算。

  到今年下半年,综艺招商才有所回暖,但整体上肯定没有办法回到巅峰时刻。我觉得综艺现在得过了这个镇痛期,去找到自己真正的意义跟价值,然后把观众的注意力拉回来,可能主的钱才能回来。

  小鹿:从整个大环境来判断,综艺招商主要还是来源于各大企业,那大家都知道很多企业今年收益也不好,手上可以用的余钱应该也不多了。换句话说,明年的预算肯定要比今年少。所以我觉得起码到明年上半年,综艺招商都不会那么乐观。

  06、综艺数量下滑,对你的工作有哪些影响?

  肉松:具体影响肯定是可报道的内容变少了。印象中,这一年很少写过单个项目(节目)的稿子。好在我们报选题不限制线口,所以自己只能频繁去其它线口搜刮选题、维持工作量。当然也都没好到哪儿去!(再惨还能惨过电影记者吗?)

  小爱:去年其实就很明显了,线下的看片会、探班都在减少。今年加上大家基本也没什么钱,综艺的看片会基本都改成线上进行了。

  小鹿:以前2018、2019年的时候,我有过10天都在外面出差的经历,好几个综艺探班连轴转,一口气跑了三个城市。今年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综艺录制,我就去跑电影、电视剧的活儿,然后电影又“死了”,所以我现在基本上都在做剧集的内容。但是剧集行业的今昔对比也很明显,像以前的那些发布会、探班都没有了,现在全都是靠线上沟通或者电话交流。

  07、你今年是否遭遇过“裁员危机”?

  肉松:目前还正常“存活”,谢老板不裁之恩哈哈哈~

  小爱:实际上,我觉得大家今年多少都感受到了一些危机,包括周围人都在说,有的友媒整个部门都被裁掉了。

  小鹿:到目前还没遭遇过裁员危机。但整个工作难度上升了。因为综艺数量少了,我们的原创稿件也会减少很多,但还是要完成每个月的KPI,所以就变成出门的机会少了,工作量却并没有下降。

  08、看完各平台的待播片单,你有哪些期待?

  肉松:《芒果组个局》:邀请热播剧演员一起做综艺,属于这两年韩综的常见操作,之前看的时候也想过这类节目的性价比如何、国内会不会借鉴,这不就来了。所以与其说期待,更多是好奇……

  《这是可以说的》:改名前叫《姐姐,这是可以说的吗》,定档过又延期了,也不知道该更期待还是别抱期待了。但如果上线了肯定会看看,毕竟现在女性综艺也不多见。

  《快乐再出发2》:这部就不用多说啦!

  小爱:我平常很爱看推理综艺和密室综艺,所以个人比较期待《明星大侦探》《密室大逃脱》,包括今年腾讯视频也入局这个赛道,很期待明年大家都能做出圈层爆款。

  其次《全员加速中》也要重启了,之前看第一季的时候觉得这个综艺模式竞技感、紧张感都很强,有爆款综艺的潜质,我个人对这个IP也非常期待,希望它能给户外类综艺带来新的活力。

  小鹿:我挺期待《声生不息》宝岛季。作为一个从小看台湾偶像剧长大的人来说,确实还挺期待这个节目的。

  09、你觉得下一个爆款会在哪类题材中产生?

  肉松:我就押喜剧或音乐吧!

  小爱:我觉得大众爆款可能会在舞台音乐类综艺里出现,因为这类综艺对大众来说没有什么门槛,如果能做好,成为爆款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从各台的明年待播片单来看,也都有这一类的节目。

  小鹿:首先是音综,因为音乐的力量还是比较强大的!其次,我觉得喜剧综艺未来的前景会很好,虽然今年几档喜剧综艺都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创作瓶颈,但是因为喜剧综艺是眼下可以给观众带来最直观的快乐的一种节目形式,我觉得接下来还是可能有爆款出现的。

  10、你觉得内娱综艺还能回到巅峰时期吗?

  肉松:个人感觉挺难的。巅峰时期的概念应该是综艺市场整体环境好、爆款频出,同时观众热情也是一方面。从生产端来说,足够新颖且能吸引大范围观众的策划越发不多见,有的节目调子起得很高,但是播得悄无声息,单个节目取得比较好的成绩机会更大;观众也和过去不一样,就现阶段而言,大家的注意力确实被打得很散,综艺应该是文娱内容比较容易取代的一个品类,同时,观众看综艺的心态也在发生变化。

  小爱:我感觉综艺回到巅峰、出现下一个爆款,这个比较难预测。近一两年想要做出现象级的爆款可能有一点困难,行业会处于一个阵痛期。解决的方法是,如果综艺质量有提升、能把观众的注意力拉回来的话,再回到巅峰和再创造爆款是一件蛮容易的事儿。就说得“老土”一点,要做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

  小鹿:整体还是很看好的。现在无论是综艺、影视还是整个大的娱乐产业,都已经能看到一些复苏的迹象,行业内的创作者们还是有强烈的创作激情。当然,所谓的巅峰在现在看来是有特定的时代背景,现在的环境跟之前很不一样了,疫情对行业上下游的影响也很大,想要颠覆之前的巅峰不太现实。

  今年我采访了很多普通的观众,发现大家以前吃饭的时候都很爱看综艺,但今年他们的“电子榨菜”里,剧集的占比要比综艺高,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现象呢?观众到底爱看什么样的综艺内容呢?我觉得比起何时回到巅峰,整个行业还是要沉下心来去思考“内容为王”这四个字。

作者 UU 13723417500

友情提示:现在网络诈骗很多,做跨境电商小心被骗。此号发布内容皆为转载自其它媒体或企业宣传文章,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无意冒犯,如有侵权请联系13723417500删除!

声明本文由该作者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发表回复

码通天下
服务平台
跨境人联网
优品出海
选品平台